• 国药集团化学试剂有限公司-国内领先的实验室产品和服务提供商
  • 左权将军血染十字岭六十年后11封信件曝光三段婚姻无一幸福

    发布日期:2022-04-24 18:22   来源:未知   阅读:

      假如左权活到了新中国成立,他会被授予元帅军衔吗?无疑是肯定的,同在红一军团的、都是元帅,同在八路军总部的朱德、彭德怀、都是元帅。

      “1939年至1942年的一段生活影响了我的一生,成为苦难的历程。当然不是你父之过,但他如不牺牲,一切当会好些。……”

      日军华北最高司令长官冈村宁次到任,以5万余兵力对冀中八路军“兵站基地”实行“铁壁合围”,冀中军区司令员吕正操率部向太行山转移,日军作战目的破产。这时其手下建议:“破坏中共组织、中枢机关乃为至要,应尽量逮捕其主要人物。”

      于是岗村宁次把目标投向了太行山八路军总部,他命人印刷了彭德怀、左权、罗瑞卿、、、李达等人的照片,派出两路人马,一路针对八路军总部,一路针对一二九师刘邓。

      这两队人马昼伏夜出,甚至化妆成八路军的队伍,逃过了所有的根据地群众的耳目。

      5月22日,有情报表明日军向八路军总部周边县城云集,情况已经非常危急,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连夜做出总部转移的详细计划。

      八路军总部是一个庞大的机构,除了总部还有北方局、地方党政部门、军区政治部、后勤部门、群众团体、新闻单位、书店、学校、剧团、卫生团体等,非战斗人员就达到了上万人。

      这么庞大的队伍,在狭小的山沟里转移并非易事,难免不暴露行踪,更谈不上机动灵活性。更何况是部队都驻扎在外,这一根据地的核心区域没有武装保护。

      果然后方机关这些文职人员及老弱妇孺,赤手空拳,被敌人追赶至一小峡谷,前堵后追,任敌宰割,血流成河。幸好在朝鲜义勇军的阻击之下,暂时挡住了日军的追击部队。所有人都在盼着天黑。

      左权率总部及北方局向西北方向突围,罗瑞卿率野战政治部向东突围,彭德怀留下来掩护。但左权不同意,对彭总说:“你是副总司令,你先冲出去,我留在十字岭掩护!”

      十字岭呈东西走向,绵延数十里,和南北走向的山岭交错形成“十”字,因此得名。十字岭海拔1300多米,是最高峰,站在岭上所有山沟一览无余。谁占领十字岭就取得了先机。

      彭德怀、罗瑞卿、杨立三突围出去后,左权将军来到了十字岭,和将士一块坚守:“只要我们再坚守一下,所有人员都能安全突围出去。”

      突然,敌人的三颗炮弹打了过来,大家卧倒,前两发没有伤到人,第三颗在左权的身边爆炸!一块弹片击中头部,左权就这样倒下了。

      战友找到一张破席子,裹住在一条小沟边草草埋了。日军冲过来后,发现八路军死了几千人,唯独埋了这一个人,就挖出来看,并拍了照。他们发现死的是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在两个小时之内就撤得精光,因为害怕八路军大举报复。

      左权将军牺牲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延安,中央领导都非常痛心。还有两个人更加痛心,一个是方才25岁的刘志兰,她是左权将军的第三任妻子;还有一人便是左权的母亲。

      左权的母亲张氏早年丧夫,独自抚养几个孩子,经常家里揭不开锅。1916年,12岁的三儿子去世,1933年,长子去世,1942年幼子左权牺牲,而剩下唯一的次子早已过继给人了。

      左权殉国后,周恩来亲自布置左权母亲的赡养事宜。大军南下之时,朱总司令命令所有入湘部队,都要绕道醴陵看望英雄母亲。左权母亲一见部队就问:“我的儿子回来了吗?”但直到1949年8月,84岁的左权母亲才知道儿子牺牲的消息。她请人代笔,撰文悼念儿子:

      “吾儿抗日成仁,死得其所,不愧有志男儿。现已得着民主解放成功,牺牲一身,有何足惜,吾儿有知,地下瞑目矣!”

      左权每次给母亲写信内容大多是分析革命形势,列举日军的罪行。而个人的事情只有寥寥数语:

      那是左权的第一任妻子,她叫陈云青,是左权10岁那年,母亲为其收养的童养媳,她比左权大1岁。在左权18岁那年,他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儿子,给儿子取名福生,但仅仅在儿子三个月大,他就南下黄埔参加革命,从此再未回家。儿子在五岁时就夭折,之后他劝妻子改嫁。

      左权牺牲的事实,刘志兰难以接受,他们结婚仅仅三年时间,而在一起的时间不过一年。

      虽几次传来你遇难的消息,但我不愿去相信……“愿以20年的生命换得他的生存。”或许是重伤归来,不管带着怎样的肢体,我将尽力看护你……“我不是在梦中吗?”

      在你旁边感到坚实有力没有迟疑的信赖,虽然你不愿以美丽的言词来装饰你的情感……

      在有了北北的几个月中,你学会了带小,替她穿衣服,包片子,较我更仔细……。

      虽是一片悼文,却似一片情书,感人肺腑。刘志兰此刻的心情如滔滔江水。但在这一刻之前,他却一直都在埋怨左权,甚至动了离婚的念头。从他们的往来信件中,特别是左权牺牲六十年后,刘志兰去世十年以后,左太北于2002年才公开了左权写给母亲王志兰的11封信件。从此可以发现一些不为人知的细节。

      正如文章开头的一段文字,刘志兰对于1939到1942年和左权的婚姻是不满意的,甚至是痛苦,称之为“苦难”,但这种苦难更多的是刘志兰的性格原因造成的。

      刘志兰生于1917年的北京,祖籍是河北,比左权小整整12岁。刘志兰出生时,父母已经有4个女儿,但为了延续香火,终于在第7个生出儿子,但之后第8个又是女儿。刘志兰父亲去世早,母亲靠给租房学生洗衣服,养活8个孩子。在苦难中,刘志兰磨练成激情外向的性格。

      1935年,刘志兰在北师大读书,和彭德怀的爱人浦安修是同学,在北平的中,刘志兰成为学生领袖,北师大学生会主席。从此走上革命道路。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她被党组织送到延安学习。1939年2月她怀揣梦想,随中央巡视组来到了太行山。但就在这里发生了她意想不到的事情。

      刘志兰的到来吸引了太行山的所有人,她天生丽质,加上独特的东方古典的优雅与革命的激情融合的天衣无缝,字正腔圆的国语,连嗓音都悦耳动听。

      朱德一直关心左权的婚姻问题,正好这么一个人出现,康克清便想把刘志兰介绍给左权,这一想法朱德也十分赞同。恰巧,左权心里也想着她。

      无疑刘志兰是女子中的佼佼者,但左权身为八路军副总参谋长,身份自然也不会委屈她。但为了确保成功,朱老总决定亲自出马,去找刘志兰谈谈。

      朱老总在确认刘志兰没有男朋友后,就开门见山的说了,但刘志兰表示需要考虑一下。朱老总认真的说:“这事用不着多考虑啦!我看你二人彼此不会有意见。左副参谋长就等你的回话。”

      结果刘志兰答应先见见面,又去征求了浦安修的意见。不久以后,他们就结婚了,结婚那天非常热闹,两个老总都参加了。

      在八路军总部,刘志兰生了孩子。由于作战经常奔波,带孩子不便,1940年8月,刘志兰带着刚满三个月的孩子回到了延安。

      她怀着对革命的满腔热血来到太行山,仅一年时间,她却不得不抱着孩子返回延安,为了扶养孩子,她不得不放弃工作,内心极度挣扎。她志不在此……

      “……那时的女同志不以带孩子为荣,不那么理直气壮。回延安后,我一个人带着你,困难是可想而知的。在情绪不好时,写了一封信给你父亲说,早知如此我一切都不算了……”

      带孩子只是一方面,根本原因恐怕不在此。1982年,刘志兰给女儿写过一封信,对与左权的这段婚姻谈的更加具体。

      ……老总说不快点解决就要影响工作了,我把老总视为长者,由于老总亲自说,我不好拒绝,而且很快结婚是没有感情基础的。我那时的小资产阶级情调是很浓重,我自视清高,虽然22岁了,接触的人多,但没有和任何一个人谈恋爱。……

      其中之一便是左权将军写给刘志兰的11封信,2002年,左太北将这尘封六十年的信件公之于众。

      其中,一封信中提到“亲爱的志兰,我的终身伴侣,我原谅你在苦闷中写出这段话,……现在还不愿意向你做应该的批评,免增你的不痛快,但见面时需要说明白,因为刺激我太深了。”

      同时,左权在后续的来信中,要求将孩子送到延安的托儿所里,以便让妻子投入到自己喜欢的工作中。事情也是如此,左太北后来基本是独立长大的,在彭总家里还生活过一段时间,刘志兰基本是投入在工作中。

      在左权牺牲六年之后,刘志兰重新组建了家庭,丈夫陈守中是以前左权的秘书。1992年,刘志兰去世。

      左权的第二任妻子叫林友梅,是1927年在苏联留学时认识的,她嫁给左权之前有过一段婚姻。但她和左权的婚姻也很快就结束了。在苏联留学时,左权被怀疑参加了“托派”组织,受到审查。林友梅怕自己受牵连,就提出离婚了。

      至此,左权的三段婚姻都结束了,或许他没有感到过幸福,尽管和刘志兰的婚姻看似幸福,但这中间却出现的不和谐因素,到底幸福吗?但无论如何,对于第三段婚姻,左权是很投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