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药集团化学试剂有限公司-国内领先的实验室产品和服务提供商
  • 东莞性格关键词

    发布日期:2022-04-29 03:13   来源:未知   阅读:

      东莞的城市性格,就像一个家庭里老二的角色一样,沉默、努力,内心充满着矛盾,还有那么一点不自信。它埋头奋力,用骄人的工业数据、大方的文化支票、文明城市花园城市的外衣来让外人记住它,但满世界记住的只有斑驳神秘的映像。

      是什么造就了现在的东莞性格,又是什么样的精神力量会把东莞带到不可知的未来。这座城市在沉默中的割裂,让它拥有了强大的生命力,却也让它丧失了一份从容和自信。审视东莞的沉默和割裂非常重要,如同我们每个人都需要一个生活着的理由。

      东莞的土地上,生活着逾千万人口,作为在20年间迅速催生起来的城市,这里大部分人是外来人口。城市原住民和外来者的心理融合显然是中国那些蓬勃建设的城市们共同需要面对的问题。

      东莞选择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称谓来解决这个问题“新莞人”。原住民就是老莞人,外迁而来打拼的外来者自然是新莞人。

      这个称谓出现的年代其实并不久,2007年4月,在东莞执政者的推动下,这个称谓才开始覆盖城市的每个角落。在官方语境中,“新莞人”的称谓显然被视作是浓缩了一座城市对外来建设者的包容和人文关怀。“在改革开放30年中,他们为东莞经济社会的发展,贡献了自己的青春和血汗,他们曾被叫做盲流、民工、打工仔或是外来妹、外来工。随着经济的发展,执政能力的提高,东莞的决策层进一步解放思想,为上千万外来工正名。”

      之后,东莞甚至专门成立了新莞人服务管理局。显然,在不同族群融合的问题上,为防止外来者在身份认同上出现割裂感,执政者用心良苦。民间也逐渐接受了这种定义,新莞人的称谓在东莞深入民心,在全国罕见,在高度市场化的都市报上,也能看到它被从容自如地使用。

      然而,新莞人的概括,也掩盖了很多问题。长期以来,老莞人掌握着这座城市大多数的政经命脉,新莞人中的不同层级也纷繁复杂,新莞人的外界印象更多的是务工一族。很多通过努力入籍东莞的新莞人开始回避自己的身份命名,甚至要强调自己是新入籍的老莞人。而很多长居于此的老莞人,多年来寄生于收房租的宽裕生活,逐步退出充满活力的打拼,更有新莞人的公司排斥老莞人求职他们太享受安逸的生活了。

      而毗邻东莞的深圳,一直强调的口号是“来了就是深圳人”。这种命名的对比,就颇有微妙。出于凝聚不同族群的目的而提出的“新莞人”,反而潜移默化间,强化了新老莞人之间的区隔感你看,我们之间就是不一样,连称呼都已经区隔好了。几年之前,东莞有镇区甚至出现过“一些道路只能本地人通行,禁止新莞人通行”的事情。这虽然不是一个称谓带来的问题,而是族群之间的文化割裂使然,但“新莞人”是否应该直接让位于“东莞人”的争论,从未在民间停歇。

      东莞有32个直接受辖于市的镇街,中间没有县区。在过去20多年,这种独特的扁平体制,让富有创造力的东莞人少了很多繁冗羁绊,甩开膀子干事业。但逐渐地,这种体制在城市性格塑造上的负面效应逐渐显现。

      如果你从东莞南城去虎门,虎门人会问你:刚从东莞来?在虎门人看来,虎门是虎门,东莞是东莞。作为经济强镇,虎门显然更在意自己的意志独立性。而这不只是虎门一镇独有的民间心理。

      长期没有城市中心,32个镇街灵活有效而肆无忌惮地建筑着自我的意志认同。东莞的城市性格,就这么散乱地被32个性格迥异的孩子填充。城市文化向心力的缺失,近年来在经济建设方面显现出越来越大的负面效应。很多资源无法整合,很多资源重复浪费,这一度让执政者头痛。2008年,东莞本已决意从合并若干镇街开始入手乾坤挪移,民间对此流传的各种方案满天飞,但一来遇到当时的金融危机,经济出现波动,另一方面,这一动作在官员层级不啻一场大地震,阻力巨大。借着产业结构调整升级的当口,改变32个镇街状况的动议,也不了了之。

      东莞是一个大农村,是一个大工厂,治安不怎么好,红灯笼有点多;但其实,东莞的绿化覆盖很超前,东莞有很多文化的传承,东莞甚至有不少漂亮而奢华的文化设施, 2013年,东莞还聘请Discovery探索频道的新加坡团队为城市打造了一部漂亮的宣传片。这个片子里,东莞人不再着重提它如何富可敌国,不再提它工业产值GDP有多傲人,它希望外人也能认识到它的秀美和文化底蕴。

      但长期以来,人们心中那个广深高速一塞车、全球内存条都涨价的世界工厂与这种文化形象的割裂感,显然需要长期潜移默化地去改变。

      东莞人的性格里,还是有那么一点奇怪的地方他们总喜欢自豪地宣称这个城市富可敌国,至少富可敌省,这个城市的工业文化冠引全球,但当聚焦到个体的时候,东莞人选择去做沉默的那个。

      从上市公司的数量也可以看出这一点。截至目前,东莞的上市企业不过14家,大量的东莞企业都没有选择成为公众公司,不愿意将家族财产公之于众(尽管这一现状目前有所好转)。

      厚街、虎门的那些隐形首富是如何起家,如何在灰白地带腾挪跌宕,如何华丽转身,目前实际持有的资产早已超过了张茵(玖龙纸业董事长,曾被列为中国女首富)等人。东莞富豪刘伯权曾驾飞机抓小偷,轰动一时。有些富豪身家数亿,却只开着几万块的破车;也有富豪喜欢开着飞机去吃路边摊;打扮老土,不谙装饰;这些传说在东莞被反复传诵着。总之,东莞富豪,就是沉默而低调的一群人。

      与之相对比的是,尽管东莞GDP总量已是广东第四,但多的是老板富豪,缺的是品牌和企业家。如果非要给东莞富豪贴标签,除了低调之外,人们还会把他们塑造成一群野蛮生长却不太懂得现代文明的土老板。他们埋头赚钱,甚少涉及政治,不触碰媒体。

      《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分析,东莞富豪的低调并非凭空而来。“东莞很多企业的法人代表都不是老板,只是职业经理人。有些老板找自己的岳母、小舅子当法人,自己不出面。”究其深层原因,是对资本原罪有意无意的规避。

      商界之外,政界的沉默也因应了“东莞人低调”的说法人们是喜欢含蓄地说东莞政界非常“团结”。

      广义上的沉默,也不专属于富豪和官员。东莞人包括新老东莞人普遍喜欢埋头苦干,闷声发财。像广州的孟浩、深圳的杨剑昌这种专擅给官方挑刺,喜欢在媒体上呼风唤雨的人物,在东莞不可想象。

      “东莞人很低调。”这句话成为一种对潜在优秀品质的赞许,被很多人说起。但在这种低调的沉默中,城市事务的民众参与度一直不高。四年前,东莞的一次水价上调听证会中,拟选35名公众代表,却只有13人报名参加,次年,选10名代表,只有5人报名是沉默的惯性,还是因对流于形式不满而用脚投的不信任票,各方有不同解读。

      低调的东莞,常年陷于舆论漩涡之中,缘由颇为复杂,但有一个节点需要厘清的是:东莞地处珠三角核心区位,香港、广州等地媒体高度发达,含混喧哗的新闻极易大众传播,久而久之通过发达的媒体、通过粤港两地人员的口口相传,放大了它自身的真实效应。中国类似东莞这样外来商人、外来务工人员大量集中的城市颇多,滋生色情产业的环境多有类似,但唯独东莞常被镁光灯审视,所处的独特的区位和媒介环境,应是一个隐形因素。